IMG_1143.JPG 

以上照片二.三.四姐年初一攝於苗栗仙山...

 IMG_3944.JPG

  以上照片與二姐.三姐攝於北海岸秘密城堡....

姐,妳睡了嗎

 

那天,跟我一樣目前離家求學的妹,北上找我,趁著春假,讓我帶她到淡水跟木柵盡興地玩了兩三天。

她是我唯一的親妹妹,唯一的,就像我也是她唯一的姊姊。這樣的關係,是互依互存的,是難以分割的,更是最原始的一種聯繫。

雖然,她的姊姊因為交友廣闊,收了她學姐、朋友當乾妹,每次她北上找我玩,單獨留給她的時間,少的可憐,不是有其他乾妹也跟著上來,就是我忙著社團開會、應付約會,所以好幾次她來找我,我都不能全心全意陪她;她或許嘴裡不說,可是我感覺的出來,她希望『唯一的姊姊』是只屬於她的,專心陪她、不要有其他人、其他事情干擾到她跟姊姊難得的相聚。

妹總是希望,我們姊妹倆能一直跟小時候一樣,膩在一起,任何女孩間的小秘密都告訴對方,都跟對方分享,不論生活中的酸甜苦辣聽到一個新的笑話,會急著拿起電話想說給對方聽,讓她也笑一下;遇到難過的事,第一個想到哭訴的對象,也是電話裡的那個『唯一』。經常,一拿起電話,聽到對方的聲音『喂?妹,姐,是我......』往往話還沒說出口,眼淚早已在電話的兩端氾濫...…。妹跟我,就是這樣,從小給彼此的感情都不保留,之間沒有不能說的事!

妹,你這次北上,送了姐一首歌。姐聽到了,「姐,可以跟妳聊一聊嗎?今天,妳好不好?最近我老想哭又想家,常想到妳的話,」

「妹,上了大學以後,姐把自己的生活搞的亂七八糟的,多久了?沒機會靜下心來專心跟你聊天?多久了?沒有每天打電話給你,把今天聽到的笑話告訴你一遍,讓你也笑笑?多久了?沒有陪著你在電話中想家、想媽媽、想著家裡你跟我都愛吃的菜?多久了?姐只會跟妳哭訴自己遇人不淑、跟男友吵架、被社團忙得直生悶氣?多久了?我竟然在電話裡哭的次數,超過了說笑話給妳聽的次數,卻忘了,忘了也關心妳,忘了問問妳過得好不好,忘了問妳聽到的笑話,更忘了,妳妳比我愛哭、妳會想家、會想媽媽…… 

妳說夢在很高的地方,

要一起努力爬,

天好大,這條路好滑,

咬著牙往前闖,

別讓風把我們吹散,

手拉著手,我不怕。 

「妹,是啊,我們那個共同的夢想還沒實現呢!」

我說我想當最好的老師、而妳想當最好的保母,我們的無敵組合會為孩子帶來最有希望、最美好的成長,們要為台灣的孩子建造一個最無憂的天堂,記得嗎? 記得我們放聲風中,牽手許下的夢想?

「姐,我想妳已經睡了吧,別忘了回我電話,那年講,要給我的捧花,現在還算數嗎?」

「妹,我沒忘記那個約定,我要當最美的新娘,而妳要當我最美的伴娘,姐手中的捧花,當然是給你的,我要妳接下我的幸福,不會給其他乾妹、不會給其他好友,只把捧花留給妳,只留給唯一的妳。」

「姐,我想妳已經睡了吧,妳總是比我勇敢,如果妳,遇見妳那個他,別為我放不下。」

「妹,姐一點也不勇敢,一點也不,姐跟你一樣愛哭、跟妳一樣想家、一樣想媽媽、一樣想回家窩在媽的懷中,可是,姐不能哭,姊姊要比妳勇敢,我要跟以前一樣,幫妳擦掉想家的眼淚、要拍著你的背哄妳入睡,要負責說好多好多笑話,讓妳笑的忘記離家求學的委屈跟痛苦,要告訴你大學裡的快樂,讓妳更有決心讀書準備聯考,要告訴你社團裡的好朋友們把姐照顧得很好,姐是幸福的。姐不要連妳都為我擔心,不要妳哭,不要你也跟著我哭,姐不哭、不哭,我怕我的眼淚會引來你更多的掛心,正如你的眼淚也會透過電話在我臉上留下牽掛的水痕一樣。

「妹,妳送的歌,姐聽到了,因為我嚐到自己臉上的鹹澀淚水了。」

僅以此文與此歌,送給遠在卓蘭實中讀書的妹,與所有相知相依卻分隔兩地的手足。 本文摘自好友寄之e-mail阿貝與大家分享..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阿貝 的頭像
阿貝

阿貝的秘密城堡..

阿貝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悄悄話